亞投行驚奇與中國夢 │ 黃天麟

2016.01.28

緣起
2013年10月2日中國主席習近平訪問印尼與印尼總理蘇西洛在雅加達舉行會議時首次倡議籌建亞投行。亞投行全名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成立宗旨在促進亞洲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為區域多邊開發機構。2014年10月24日中國、印度、新加坡等21國在北京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法定資本1,000億美元,總部設在中國北京。

為什麼要亞投行

與亞投行性質、目的相近的,在亞洲已有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簡稱亞行。亞行成立於1966年8月,現在成員共67個國家,總資本約1,750億美元,總部設在馬尼拉,但因日、美出資各15.65%占30%以上,總裁歷屆均由日本擔任,可以說亞行主導國為美、日兩國,中國崛起後自不甘居於日本之下,乃萌另起爐灶之計畫,以互別苗頭。是以被視為意在挑戰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主導所建立的世界金融體系─世界銀行、IMF(國際貨幣基金)、亞行,以加強中國的國際經濟金融影響力。

亞投行籌設之進展

2014年10月24日,中國、馬來西亞、孟加拉、汶萊、柬埔寨、印度、哈薩克、科威特、寮國、蒙古國、緬甸、尼泊爾、阿曼、巴基斯坦、菲律賓、卡達、新加坡、斯里蘭卡、泰國、烏茲別克、越南等21國在北京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印度尼西亞政府派代表出席,但因政府換屆、政策搖擺,延遲至11月25日在雅加達簽署該備忘錄,成為亞投行第22個意向創始成員國。各國預計在2015年內完成章程談判,預定於2015年底前投入運作。

2014年12月31日,馬爾地夫成為第23個意向創始成員國。

2015年1月,紐西蘭、沙烏地阿拉伯、塔吉克等三國相繼獲准加入。

2015年1月15日至16日,籌建亞投行第二次談判代表會議在印度孟買舉行,26國代表參加。

2015年2月7日,約旦加入意向創始成員國。

顯然中國主導之亞投行,一年多之努力並未獲顯明進展,僅27國國家表明參與意向創始成員國。

經濟的史普尼克(Sputnik)

2015年3月12日,中國之遊說成功,英國決定申請加入亞投行,是第一個申請加入的歐洲國家及主要西方國家,具指標性示範作用。法國、義大利和德國等重量級國家,加上盧森堡、瑞士、伊朗、阿聯、馬爾他、吉爾吉斯、土耳其、西班牙、韓國、奧地利、荷蘭、巴西、芬蘭、喬治亞、丹麥、澳洲、埃及、挪威、俄羅斯、瑞典、以色列、南非、阿塞拜然、冰島、葡萄牙、波蘭、匈牙利等紛紛申請成為意向創始成員。台灣亦在3月31日申請截止日透過陸委會向中國國台辦遞交申請意向書。

2015年5月20日至22日,籌建亞投行第五次談判代表會議在新加坡舉行,57國代表參加(台灣未被納入),通過亞投行章程(草案),商定6月底在北京簽署,預定年底前開始運行。中國可能持有25-30%股份,印度將介於10-15%成為第二大股東。

美、中的亞投行拔河賽,由於英國之倒戈,形成一面倒向中國,參加國家一舉由27國增至57國,美國可以說在此亞投行一役兵敗如山倒,總統歐巴馬顏面盡失,也引起美國罕見的對英國舉動之嚴厲批評:「我們對那種不斷遷就中國的趨勢十分警覺,這不是一種與一個崛起中大國打交道的最好方式。」

所謂「一葉知秋」,英國的倒戈有如晴天霹靂,驚醒了美國,顯然美國已非可以獨霸全球的經濟強國。其實不斷遷就中國的,是美國。從1990年代開始美國就一直對中國「以人民幣之大貶值取代日、台成為世界製造工廠的不對等競爭」退讓,不敢指責中國為匯率操縱國家,犧牲盟國,成全中國去輕易累積四兆美元的外匯存底,將中國送上世界最大進出口國家。如今中國憑其「專制紅利」、「人口紅利」、「市場紅利」反噬美國,計畫於2025年超越美國。

美國的「亞投行震撼」可以說是「經濟的史普尼克」震撼。1957年10月4日正當美國沉醉於世界超強地位之時,蘇聯發射了人類第一顆人造衛星Sputnik環繞地球,驚動了全世界,告知蘇聯的科技可能已超越美國之事實。亞投行震撼即是告知美國在經濟上,中國已登上與美國並駕齊驅的地位。史普尼克激起美國在太空上急起直追,1958年1月美國成功發射探險者1號,從此開啟長達12年的太空競賽,直到1969年7月20日阿波羅計畫讓阿姆斯壯成功登陸月球,才奠定了美國的領先地位。此次的「亞投行震撼」能否如過去一樣,在經濟競賽上讓美國痛下決心,改變過去「不斷遷就中國」的決策心態,在貿易赤字、匯率操作上肯與中國攤牌,繫於美國領導者之睿智與決心。

台灣夜奔敵營

台灣若無美、日撐腰,早已是中國一省,什麼總統選舉、民主、自由都與台灣無緣。有兩千多枚飛彈在對岸日夜瞄準台灣也是事實。如此處境下,台灣之不會加入,也不可能以創始國加入亞投行,是世界之常識也是國人普遍之認知。亞投行是北京主導,以國家為單位,總行在北京,除非你願屈就於做為中國之一省,「想要加入」則已是難以想像的。但這一眾人的認知因馬英九一人一夕翻轉,竟然在申請截止日「夜奔敵營」,因英國之倒戈在先,對歐巴馬而言,台灣棄美就中猶如凱薩遇刺時,看到布魯圖,只能說出一句:「Et tu Brute」(還有你嗎?布魯圖)。

馬政府「加入亞投行創始會員」的夢已被中共打臉,然馬英九仍然決定持續申請加入為會員,此舉無異於向中國及世界宣示,我國接受中國「台灣為非主權國家」的主張,其荒謬已與叛國無異。

亞投行與中國夢

亞投行是單一事件嗎?不,北京主導的亞投行是配合「一帶一路」的大戰略部署,是北京21世紀「偉大中國夢」的一個環節。2013年3月(中共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習近平上任國家主席,隨即拋出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同年9月習近平訪問哈薩克,提「絲綢之路經濟帶」,由西安出發經蘭州、哈薩克、烏茲別克、伊朗、土耳其至德國,同年10月習近平又風塵僕僕跑到印尼,向印尼總統提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取道麻六甲,西進孟加拉進入地中海,北抵歐洲,合稱「一帶一路」,同時也倡議成立「亞洲基礎建設銀行」(即亞投行)。

2014年7月,由中國主導的金磚五國宣佈建立與IMF抗衡的「新開發銀行」(BRICS銀),投入資本達500億美元,由五國均分,總行設在上海(註:決定於2015年底與亞投行同一時間開始營運)。中國本身亦率先成立(2014年12月)絲路基金,股本400億美元。面對太平洋,即提出了「亞太自貿區」(FTAAP)構圖,與一帶一路構成戰略雙翼。FTAAP意在吐納太平洋兩岸,消解美國以TPP的對抗姿態,雖然都以經濟為表,以圖降低其威脅感,但其整個「中國夢」所展示的,已明顯是一個以「中華天下」自居,爭取世界霸權的「偉大」藍圖。

2014年3月,習近平在巴黎的一場重要演講中,借拿破崙曾用過的著名比喻,「中國是一頭沉睡的獅子,當這頭睡獅醒來時,世界都會為之發抖」,他接著表示:「中國這頭睡獅已經醒了,但這是一隻和平的、可親的、文明的獅子」。平心而論,中國要串聯歐亞,以其「專制能量」、「幅員天賦」、「人口紅利」等優越條件,可以說綽綽有餘,亦即近期內要做為一個令人畏懼發抖的「大中國」並不困難,但要做為一個可親、和平、文明的大國則很不容易。它對「一個中國」、「九二共識」之執著,對台「同胞」的地動山搖之恐嚇以及近幾年在與日、菲、越的東、南海島嶼主權之爭,可以說「獅爪」盡露。此種「專制能量」的暴衝,不但威脅到區域的均衡與安定,甚至可能帶來人類的一大浩劫。

亞投行之經濟效益

參加亞投行有政治、經濟效益嗎?我國是亞行(亞洲開發銀行)之創始國,但自中國加入亞行後,我國所受的歧視與委屈,國人點滴在心頭。亞行尚且如此,亞投行由中國發起、中國主導、總行在北京,參股後可能所受之被降格被凌遲必甚於亞行,所以政治上決不是「為不被邊緣化」,而是成為「被邊緣化」的實踐場所,政治效益是負的。

有無經濟效益?藍營學媒把亞投行捧得千載一遇的全球大商機,若不搶食這大到八千億美元(自吹自擂)大餅,台灣必會後悔。實情是否如此,並非無前例可援。過去台灣挹注認股亞行資金17.81億美元,但台灣廠商僅承攬約5.12億美元的計劃,經濟效益極低,直白的說,亞投行是中國想借用出資國的錢貸給會員國興建鐵、公路等設施,它是用來協助後進國家之基礎建設,即使台灣業者得以承包中國「嗟來之食」,工程還是在海外,無助國內就業與所得。

去年6月北京祭出「國家積體電路產業發展推進綱領」,設立1,200億人民幣產業投資基金,目的就是要取代台灣的經濟支柱─半導體產業。值此紅色供應鏈以─個國家(中國)之力量來追殺台灣個別私人─個公司之際,政府實不宜再袖手旁觀,更不宜再為兩岸政商利益集團之中國夢,虛擲巨額資金,而該用此資金設置基金,協助國內企業青年之創新與創業,為台灣的企業尤其是半導體產業尋求永續發展的康莊大道。

天佑台灣

3月,歐洲諸國與台灣馬政府合演的「亞投行震撼」,讓台灣的傾中媒體興奮不已,但其實是天之安排,是天佑台灣,也是蔡英文赴美的一大利多。若不信,請看下面發展。

亞投行震撼的效應正在擴散,且對台灣的本土路線都是正面的。

1.  美國眾兩院委員會四月十六日就提出授予總統「快軌權」的法案,以加速完成TPP(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議)。

2.  次日,4月17日,歐巴馬表示TPP談判需快速進行,否則中國就會趁虛而入,美國將陷入長期不利。此種「擺明衝中國來」的元首談話相當異常。

3.  五天後的4月22日,參院財委會以廿對六票通過TPA(貿易促進授權)法案。

4.    4月28日,白宮以最高規格歡迎日本首相安倍來訪,次日安倍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聯席會議發表演說,成為史上第一位在美國參眾兩院發表演說的日本首相。日本同意將集體自衛權納入新修訂的美日合作防衛指針之外,並加強日本在美日同盟、全球戰略合作及東海、南海的角色。雙方以美日同盟扮演亞洲警察遏阻中國威脅之意圖至為明顯。

5.  5月7日,美國眾院外委會主席羅伊斯公佈有關台灣的國務卿覆函,凱瑞說:「台灣是美國亞太在平衡政策的一個重要成分,美國歡迎台灣加入TPP,台灣已愈來愈依賴中國」。凱瑞是繼前國務卿希拉蕊表達「台灣經濟太依賴中國」的第二位美國政壇重量級人物。美國逐步認識到「馬政府的經濟傾中不利於維持現狀」是一項令人鼓舞的發展。

6.  日本首相安倍宣布將透過亞銀擴大對亞洲基建的投資與授信,規模1,100億美元。對抗亞投行之意向至為明顯。

7.  5月15日,美國聯邦眾議院通過2016年度國防預算案,首度納入得邀台灣參加環太平洋軍演。

8.  5月19日,美國參院軍委會通過2016年國防預算案,要求美軍應鼓勵台灣參與美方空對空作戰訓練。

9.  5月22日,美國參院通過TPA(貿易促進授權法案),6月交付眾議院審議。

10.  5月30日,美國國防部長卡特籲北京立刻、永遠停止南海造島,美國軍方態度對中國明顯轉趨強硬,這種轉變除與中國填海造島有關外亦與亞投行一役對美國之震撼有關。

11.  6月1日,美國國務院經濟暨商業局助卿芮福全訪台重申,「台灣是美國一個重要的盟友」。次日參加台北國際電腦展(Computex)致詞時,宣布台美雙方將在下半年合辦數位經濟論壇。顯然美國對馬政府之傾中經濟政策已有警覺,有意以台美合力對抗中國紅色供應鏈之意圖。

旁觀者清,連盟友都在替我們擔憂了,我們還要「亞投行」、「服貿」、「貨貿」嗎?

 

 

 


(黃天麟/台日文化經濟協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