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箱洗腦課綱非撤銷不可 │ 鄭麗君

2016.01.11


從六月以來,來自全國各地超過三百所高中,陸續串連,紛紛成立反黑箱課綱社團。七月以後,學生們更直接走上街頭,聚集在教育部前面,抗議政府藉由黑箱作業的課綱微調,強行推動政治洗腦教育,同時要求教育部長應該立即撤銷黑箱新課綱。學生們的訴求理性而堅定,令人非常感動,這是一場為自己爭回教育主體權的運動,而每一位高中學生都是主角。


黑箱洗腦課綱非撤銷不可

學生們為什麼堅持黑箱洗腦課綱非撤銷不可?因為此次課綱微調,違反程序正義也涉嫌違法,首先,課綱的調整,竟是由所謂教科書檢核小組,以臨時動議的方式來發動,逾越了該小組只能進行教科書名詞檢查的職權,違背一向由下而上,凝聚共識的制定程序。此外,從草案研擬到審議,都用黑箱不公開的方式進行,檢核小組以及教育部任命的課綱審議委員名單、會議紀錄、會議錄音、錄影等資料,不但不公開還被當成國家機密。

而去年1月25日,教育部所舉行的的高中分組課審會,在審議新課綱時,甚至涉嫌作弊。依據教育部長吳思華在與學生座談時,親口承認,當時的會議主席,並沒有在會議進行中當場開票,公布是否同意課綱微調的審議結果,而是收回委員的書面意見,在散會後才進行統計開票,違反基本的民主程序;而其統計方式,依據台權會控告教育部資料黑箱的法庭觀察紀錄,教育部律師承認,教育部把「尊重多數意見」當做「同意」,把「沒有明確反對」也當作「同意」,這不是作弊是什麼?

至於最後研擬出來的社會領域微調課綱,不僅偏離歷史事實,更試圖打壓台灣的多元文化,回歸獨尊大中國意識及黨國史觀,走回戒嚴時期的洗腦教育,還在公民科課綱刪掉白色恐怖的事例,淡化台灣曾有過的國家暴力,完全背離大家所共享的民主價值。如此黑箱製造出來的洗腦課綱,我們的高中學生怎麼能接受?當然非撤銷不可!

然而,面對學生們的抗議,教育部堅持不願撤銷新課綱,卻表示新舊教科書都可以使用,有爭議的內容不考。聽起來好像有所讓步,其實卻是一個大陷阱。因為依據學者統計,所謂微調,台灣史內容的調整幅度卻有六成之多,如果有爭議就不考,在考試領導教學的壓力下,老師如果選擇不教,學生也就不用讀了,那麼多數台灣史的內容,在不教不讀下,便從歷史的學習中消失了。況且,只要現行舊版教科書的執照期限一過,所謂新舊並陳的情形也自然消失了,結果便是全面回歸新課綱。

更嚴重的是,課綱微調若不撤銷,正在制定中的12年國教新課綱,勢必是以此為基礎來編寫,形成12年一貫,以洗腦教育為主的反民主課綱,影響層面將擴及高中以下的國中、國小所有學生。難道,屆時連國中小學生也都必須站出來抗議政府嗎?


學生用學運來「教育」教育部什麼是民主

令人遺憾的是,教育部對於學生的呼籲,不但不檢討,還用權謀話術來敷衍,甚至加裝鐵門,陳設拒馬,把學生當成敵人看待。教育部帶著威權的心態,始終看不見問題就出在自己,不思檢討反省黑箱作業引爆學運,還宣稱這只是意見的分歧,微調程序只有小瑕疵;甚至更進而抹黑學運來轉移焦點,還要各高中校長加強對學運的危機處理能力。做錯事的政府不先道歉、不自我檢討,卻反過來指責學生的抗議,這不是做賊喊捉賊嗎?,我們必須説,教育部根本沒有資格來教導學生什麼是民主政治,什麼是法治。面對反黑箱課綱的學生,重點不在溝通的技巧,而是教育部面對出生成長於民主化後的年輕一代,還是一副威權心態,逼的學生用學運來教育教育部什麼是民主!

我們必須奉勸教育部部長,這樣是無法解決問題的。教育部該有的作為,只有一個,那就是馬上撤銷黑箱洗腦課綱。我們也期盼,能有更多的家長、老師們挺身而出,一起來阻止黑箱洗腦課綱,為下一代堅守一個多元而民主、在地而真實的教育環境。

課綱制度何去何從?

這一場由高中學生所發起的反洗腦運動,所爭取的,不僅是教育的主體性,更是思想的自由。在這一場運動之後,台灣社會應該徹底反省我們的教育體制,進一步審視我國現行的課綱制度,應該如何修正?才能還給下一代一個獨立思辨的教育環境。

我國各教育階段的課程綱要,分為總綱,以及各領域的領綱。總綱規範了學生學習的科目、時數、與性質;而領綱則決定了教科書的書寫架構與內容。此次,反黑箱課綱運動的爆發,就是因為教育部用黑箱有瑕疵的程序,修改社會領域歷史、公民、地理的領綱內容,而修改的結果,卻以虛假來取代真實,引起高中學生與台灣公民社會的挺身而出,反對政治介入教育,拒絕由上而下灌輸一元觀點。

回顧我國課綱制度的演變,是在民主轉型下,人民不斷爭取教育主體權的歷程。從戒嚴時期,統一由政府編寫教科書,決定教科書的內容,轉變為一綱多本,由政府制定課綱,開放民間出版社依據課綱來編寫教科書,可是又透過教科書審訂制度,要求教科書必須送審取得執照後,才可以供學校選書之用。然而,雖然課綱制定及教科書審定的委員會大多由民間人士所組成,但由於現行法制缺乏完善規範,產生政治介入教育的流弊。

有鑒於此,我們認為課綱制度,應該透過修法,啟動短期與長期的改革行動。

短期而言,我們主張必須以法律明定課綱的研擬及審議制度,要符合公開透明、由下而上、專業治理,以及廣泛社會參與溝通等原則。不能再讓教育部以黑箱作業,用秘密、不公開的臨時編組,由上而下,排除專業與拒絕公眾溝通的方式來制定課綱。而且各領域的領綱也應該簡化,僅就大方向上作指引,刪除繁複的說明,給予民間教科書更大的編撰空間,甚至應該考慮,廢除現行的教科書審定制度,進一步賦予民間編寫教科書的自由,並落實高級中等教育法,第49條的教師選書權。

長期而言,在12年國教能真正落實免試升學的精神之後,我們應該考慮,由國家制定課綱逐步走向課程自主,可以參照其他教育先進國家,由教師專業社群之間的教案合作與交流,研擬出各自合宜且不斷演進的教學內容,真正落實人民的教育主體權,完成台灣的教育民主化,也才能徹底杜絕國家機器以政治介入教育的惡行再現。

 

 

 


(鄭麗君/立法委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