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總統的執政回顧 │ 編輯部

2016.01.11

2016年總統大選將至,馬英九總統與執政團隊任期已進入最後倒數計時。時序拉回2008年,在民進黨低迷的選情中,馬總統以765萬票當選,得票率達到58.45%,是台灣政治史上第二次政黨輪替。

憑藉著國民黨擁有立法院絕對多數的優勢,馬總統以完全執政、完全負責為口號,意氣風發的踏入總統府,但執政以來風風雨雨,馬總統心裡所想的似乎總是與人民背道而馳,民意支持度更探底至9.2%,競選時喊出的633政見也確定跳票,國民黨更成為眾矢之的。本篇特別回顧馬總統與執政黨上任以來,在政治、經濟、社會等各項國家政策推展,讓讀者初覽這八年之間對台灣造成的深遠影響。

《政治》

推動憲政改革

2013年馬總統與行政院長共同發動「9月政爭」,透過黨機器與司法的操作,想要拔除立法院長的職位,此舉已經跨越憲政民主的紅線,是嚴重違反「權力分立」的違憲行為,結果馬英九總統並未受到約束與制裁,權力沒有受到任何影響。此外,國民黨長期透過黨紀處分來控制立法委員,打著貫徹黨紀的大旗,使得立委都必須聽從黨的指揮,這種黨國體系的運作模式,背離民主政治,完全不考慮人民的利益,代議制度可謂失靈。

綜合以上,馬總統與國民黨以身作則,成功突顯出台灣政治的憲政缺陷,顯現出憲政改革的急迫性與必要性,也促發全民推動憲改的呼聲。


鼓勵青年參政

馬團隊執政以來,政府持續失能,從核四爭議、黑箱服貿到十二年國教,多項國家重大政策自亂陣腳,此外,不時出現警察濫權,不當司法調查,國際人權評比倒退,而國民黨挾著在國會的人數優勢,更是罔顧民意、恣意妄為;一連串的倒行逆施,成功喚醒政治昏睡的台灣人民,使得年輕族群一改過去對政治的冷漠與畏懼,開始關心政治,不論是投書評論、走上街頭,或是直接投入政治活動,有望改變目前寡占的政治環境。


推動司法改革

台灣司法一向為人詬病,馬總統上任後意氣風發的宣示推動司法改革,但轉眼間卸任在即,台灣司法似乎仍原地踏步,評鑑機制無法汰除不適任的司法員,司法檢調揣摩上意,遇到黨證會轉彎,推出四不像的觀審制度,而在2013年馬總統更與檢察總長黃世銘,攜手將整個司法檢察體系的公信力一次崩解。司法改革並非一蹴可幾,但有了馬總統的親身試藥,更加能突顯出台灣司法的病徵,顯現出司法改革的急迫性。

 

《經濟》

提供廉價勞動成本

「大學畢業生起薪26700元,比八年前還要低!」馬總統2008年時競選廣告,以鏗鏘有力的一段話批評扁政府。但是根據2014年勞動部統計,大學畢業生起薪仍然維持在2萬6000元左右,直到2015年起薪才緩升到2萬7000元,轉眼間八年飛逝,萬物飆漲,唯有薪水仍在原地徘徊。

近年來,台灣生產結構僵化,產業創新停滯,生產方式仍維持委託加工,賺取微薄毛利,在此情形下,勞動成本遂為首要縮減重點。再加上中國勞動成本近年來逐漸攀高,廠商不堪負荷,相較之下台灣勞動成本下滑,教育程度高,尤其2009年教育部端出22K實習方案,猶如一帖強效補劑,除了全額補助22K薪資外,連同勞健保費也一併補助,許多企業都直接以政府補助額實施而未額外增加薪資,大學畢業生的起薪至此也有了政府背書的公定建議售價。

工資凍漲,受薪階級又悶又苦,但為了替慣老闆省荷包,大家要忍耐,除了用電優惠與減稅措施,勞動成本低廉也實為台灣投資的一大利多,無怪乎企業每次嚷嚷出走,卻還是留在台灣。


發放消費券
為了促進景氣活絡、提振消費,馬總統剛上任就特別舉債856億元,提出發放消費券的方案,並強調這是「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

但他們始終沒發現,薪資負成長才是實質購買力倒退的根源,結果消費券發放後加成效果未顯現,GDP增加不到600億,前後虧了200億以上,也犧牲政府往後的舉債空間,排擠建設預算,負債數百億換來一場空。


檢討傾中經濟政策

檢視馬總統任期內的經濟政策,絕大部分都是強化與中國的聯結,除了兩岸直航、開放中客、開放中資,鬆綁台商西進等,最重要的就是「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的簽定,持續深化與中國經濟的連結。

馬總統念茲在茲的「開放」,實際上是向中國傾斜的毒藥糖衣,不但未救起沉痾的台灣經濟,反而使人民陷在更深的困境裡,而國民黨在立院未善盡監督之責,卻扮演放水的角色,球員兼裁判,加快產業外移,資本、技術和人力向中國流出,產業空洞化使得薪資停滯,使台灣成為「依賴而不發展」的國家,使民眾重新檢討對於中國經濟依賴的可行性。


油電雙漲

2012年馬總統高喊公平正義,啟動油電雙漲,不僅推升物價,更侵蝕了經濟成長率,對於當時低迷的景氣而言,無疑是雪上加霜;政府顯然低估了物價的波及連鎖反應,認為油電雙漲僅只影響於生產部門,而不致衝擊民生物價,但成本上揚,產品價格將迅速反映,到頭來還是得面對全面性民生價格上漲。

反觀台電與中油都是獨占事業,成本漲則價格要漲足,成本降則價格只降一半,這般調整價格能力絕非一般民營事業能做到的,更不用說台電以高於市價向民間電廠購電;而生產部門享受租稅、電價優惠,躲在政府補助的保護傘下,油電雙漲最後傷害的還是民眾,絕非公平正義,而是劫貧濟富。

 

《社會》

提升台灣認同

馬總統執政初期,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訪期間,動用超高規格維安,超過七千名警力,此外發生多次警方執法過當,警察保護五星旗而驅逐民眾引發不滿,實為國民黨上台後提升台灣認同之濫觴;之後多次有辱國格之作為,不論是中國官員來訪撤下國旗,退休將領赴中唱和,國民黨強推服貿,委託國台辦代為提交亞投行申請書,均有損我國主權,間接促使台灣認同深化。

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自1992年起,長期對國人的統獨立場、國族認同進行調查,根據2015年1月公布的民調顯示,國人支持台獨的比例達23.9%、認同自己是台灣人的比例達60.6%,雙雙創下該機構這項調查的歷史新高,此外,認同自己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比例,都降至歷史新低的32.5%及3.5%,身為凝聚台灣認同的推手,馬總統與國民黨可謂功不可沒。


推動居住正義
馬總統在2008年競選時曾表示,高房價代表人民看好台北市的經濟與發展,證明他市長任內的政績受到肯定,對比競選對手謝長廷先生;但近幾年來,高房價已成為民怨之首,馬政府調降遺贈稅、營所稅等,吸引了資金回流,因為投資標的減少資金多數灌入房市,再加上打房不如預期,房地合一課稅政策七折八扣,政府帶頭賤賣國土,允許財團割地為王,一時投機炒作盛行,房價高漲,台北市房價所得比甚至全球居冠,在普遍薪資低迷的情況下,多數青年只能望房興嘆,只能說馬總統當時頗具遠見,不惜打自己的耳光,以突顯台灣居住正義的不公。


提升環保意識

核四議題困擾台灣將近30年,2011年的日本東北海嘯重創福島核電廠,一夕之間廢核聲浪高漲,加上核四施工期間事故不斷、轉包、分包問題叢生,使得核四成為了一顆不定時炸彈;馬總統曾一度想強行運轉核四,也因此引發了民間激烈的反核活動,隨後國民黨更提出的廢核鳥籠公投,也在高漲民意反對下無疾而終。

核能議題在馬總統與國民黨的操弄過程中,除了是另一次深化台灣民主的契機外,親身讓人們了解現今鳥籠公投法的扭曲,也是提升全民環境意識,邁向能源永續發展的重要良機,促使各界投入永續能源的討論,以及檢討台電的供電設備與用電政策,馬總統可能始料未及,他所引起的政治紛擾,竟也成為一場提升公民環境意識的盛會。


保障軍中人權

軍中人權一向黑幕重重,13年來從軍死亡人數高達2088人,以自殺結案的有332人,平均每年有26人死於輕生,且不當管教、性騷擾事件層出不窮,軍審制度始終疑雲密布。2013年洪仲丘下士遭不當管教致死,在軍檢調查過程中不斷的推諉、掩蓋,引發民眾強烈不滿,最後在馬總統關鍵性的一句「我管定了」,成功發動25萬人上街,以群眾力量廢除軍審制度,現役軍人非戰時犯罪均回歸一般司法機關追訴、審理,也避免冤案遭到國防布河蟹處理。


推動世代正義

希臘公職的福利優渥、高額的退休俸與在職期間領的薪俸相距不大,因而拖垮了國家財政,只能向歐盟不斷的舉債。而台灣公職的所得替代率與希臘同屬高價位,造成軍公教年金負擔沉重,加上少子化趨勢,政府多次為大戶減稅,導致稅基緊縮,台灣下一代的負擔將會越來越重。

如此獨厚軍公教的退休制度,造成嚴重的階級對立,政府財政亦難以負荷,問題迫在眉睫;而馬總統任內對於年金改革視而不見,每逢選前必定端出軍公教年金優惠牛肉,而勞工的負擔卻是與日俱增,成功突顯出世代不正義,促使年金的改革聲浪。

 

《教育》

神速實施十二年國教

教育為百年大計,馬總統卻能以極短的時間,快速推動十二年國教,先求有不求好,堪稱台灣教育奇蹟。

最早扁政府也有醞釀十二年國教的想法,但討論多年仍無共識;2011年的元旦文告,馬總統突然宣布要在2014年以前實施十二年國教,使得教育部只得倉促籌備,趕鴨子上架。理想的國教制度應盡量達到,學生能就近、適性入學,打破明星學校藩籬,大部分免試入學,全面免學費等目標,但政策倉促上路,保留了明星學校,假免試真會考,全面免學費在政府喊窮的狀況下,也設了不高不低年收入148萬元的門檻,最終國教政策東拼西湊,馬總統兌現了政治支票,苦的還是往後好幾代無所適從的學生。


推動品格教育

馬總統甫上任宣布全面推動「台灣有品運動」,預訂將支出12億元教導全國學生做人要有品德,首次活動記者會就包下台鐵車廂,浩浩蕩蕩上百名記者及官員陪同馬總統坐火車「說品德故事」,也邀請多位名人擔任「有品大使」,如此八股、教條式的活動,有無達到效果見仁見智。

所謂身教重於言教,馬政府執政期間,總統與官員相繼失能失言,國民黨多次爭議舉止、貪污舞弊,一方面做了品德最負面的示範,一方面也提供了樣版教材,讓學生們透過所見及反思,自然而然會培養出獨立人格。

 

《國防外交》

增加國際能見度

馬總統執政以來,多次成功提升台灣的國際能見度,包括洪仲丘下士遭不當管教致死所引發的「萬人送仲丘」,強行通過服貿協議引起的「太陽花學運」,到最近黑箱課綱激起的「占領教育部」,均成功獲得國際媒體版面。

而台灣多次受到國際期刊的矚目,馬總統也稱的上厥功甚偉;英國《經濟學人》雜誌(The Economist)2012年底以「笨蛋,馬英九」(Ma the bumbler)為題,評論馬總統執政以來薪資停滯、房價高漲、出口衰退,民調創歷史新低,使得全國似都同意︰馬先生是個沒用的笨蛋(Mr. Ma is an ineffectual bumbler)。另外2013年《經濟學人》也引述「國際透明組織」年度報告,分析全球貪污狀況,報告顯示台灣每100人中,有36人在過去一年曾以賄賂取得公共服務,貪污指數高達36%,排名世界第18名,遠超過全球平均貪污指數27%,比扁政府時期更加嚴重。2014年太陽花學運延燒,《經濟學人》報導台灣的服貿議題,以「困境中的鹿茸」(On the antlers of dilemma)為題,描繪馬英九困境,被網友戲稱的鹿茸已獲得「國際認證」!

戳破九二共識的糖衣毒藥

根據馬總統在2008年提出「活路外交」競選政見,主張以「九二共識」為基礎、互不否認的情況下,與對岸展開務實協商,尋求彼此雙贏的平衡點。惟中國對於「九二共識」始終與「一個中國」劃上等號,堅持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台灣是其領土的立場始終未有任何妥協,因此馬總統的「各自表述」明顯是一廂情願。

因此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推動「活路外交」,只有將台灣矮化成香港一般的地位,在中國允許下,於所劃定的小圈圈內參與國際事務,這從2009年衛生署署長葉金川,出席日內瓦舉行的世界衛生大會(WHA),事後被「維基解密」戳破,是中國在「一個中國原則下」同意葉金川以「葉教授」的私人身份參與,而非官方身份即可瞭解。馬總統親身利用活路外交,戳破九二共識的糖衣毒藥,可謂用心良苦。
 

推動募兵制

募兵制在台灣討論已久,因配套與共識不足,多屬緩步試行階段;惟馬總統在2008年參選時,高喊全募兵制政見,宣示四到六年內完成,結果主政後推動全募兵制遭遇重重困難,政策反覆,打亂很多人的生涯規劃,而募兵制大幅增加的人事經費,在目前財政赤字與沉重的退輔基金包夾下,已然排擠訓練、軍購、裝備維護等經費,加上兵員募集不理想,募兵制已確定遞延。

馬總統在任期內,以極短的時間,親身試驗了全募兵制在台灣的成效,無論結果好壞,均為下一任執政團隊的國防募員政策提供了最真實、血淋淋的參考數據。

 

 

 


本刊編輯部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