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民黨總是在關鍵時刻 ─替國民黨抵擋 台灣轉型正義最後一哩路 │ 許龍俊

2016.01.11

戒嚴時代,除了聊備一格的民社、青年兩個花瓶黨,國民黨是唯一的從政出路。所以當時國民黨是個左右統獨兼容並蓄的大雜院,勿寧十分正常。

第一波的「出走」,大概從1950年代台灣有縣市長選舉就開始,沒被國民黨提名參選的地方實力人物,就以「無黨籍」身份競選。

最早的「無黨籍」比國民黨亂中有序的大雜院更混沌,歷經若干次選舉,漸而「提純」出「黨外」。「黨外」雖然也囊括左右統獨,但「制衡國民黨一黨專政」的共識十分明確。「黨外」招牌有助於當選,發展到後來乃有真假黨外之爭。

1970年代無名之黨「美麗島雜誌」時,真假黨外的定義逐漸釐清,到稍後1980年代初的黨外公政會、黨外編聯會時,就更加明確了。

組黨前夕,黨外發生一大一小論戰。大者「雞兔同籠」(選舉路線vs.運動路線)事件,最後雞兔合流。反倒小者「國台語之爭」,去除一部分反國民黨統派勢力,如夏潮、雷渝齊等皆未參加民進黨組黨;另一部分參與民進黨組黨的統派,如費希平、林正杰等,也很快的在建黨五年內離民進黨而去。

1991年底「台獨黨綱」,大概是民進黨台獨路線的最高峰,但也從此趨緩。

其後再度輪到解嚴、開放黨禁後、有競爭對手的國民黨分裂。分裂從蔣經國一死、李登輝接班就開始。先是真除黨主席之爭,後又主流/非主流之爭,但正式出走者,是右翼統派「新黨」。

如果說新黨出走是因為意識型態與李登輝迥異,宋楚瑜的出走,就單純是權位之爭的結果。宋在李登輝繼位之初,幫李擋掉宋美齡接黨主席一案,立下大功,卻始終要不到心儀的行政院長位置,羞憤出走競選總統,從而因他「個人」而誕生「親民黨」。

2000年連、宋、陳三腳堵的結果,民進黨執政,李登輝被逐出國民黨,精神領導「台聯」——這是1990年代國民黨內鬥以來,分裂出的第三個政黨,結果卻走到「極台」的市場區隔。

有些人喜歡和稀泥說,黨外、民進黨、新黨、親民黨、台聯,還有現在的民國黨,均屬國民黨開枝散葉。這說法有待商榷;箇中有一條很明白的界線:黨外、民進黨是戒嚴時代,意識上與國民黨決裂出走的,而新、親、台三黨,時間在解嚴後,亦非意識形態上的決裂,這也正是新黨、親民黨終究與國民黨牽扯不清的原因。

現在大家所詬病的「藍綠」,其實是新黨、親民黨既離家又想繼承家產,才會形成所謂「泛藍」。在新黨、親民黨之前,哪有什麼藍?就一個國民黨,vs.黨外或民進黨。

當時台灣民主運動目標明確,反正一切禍源就是國民黨,一切反國民黨的力量,都是民進黨應該團結的力量。新、親兩黨出席後,無組織實體的藍綠之說,反而混淆焦點。

其中,親民黨尤其扮演「緩衝區」的關鍵角色。國民黨一旺,它就靠過去;國民黨一衰,它往中間一站、中流砥柱,總是在關鍵時刻替國民黨抵擋住台灣民主化、轉型正義的最後一哩路。

 

 

 


(許龍俊/1952年生,台灣雲林人。中山醫學院牙醫學系畢業,美國麻州州立大學(U. Mass. /Amherst)社會醫學研究所進修。曾任台灣省牙醫師公會理事長、台灣建國運動組織召集人、台獨聯盟遷盟回台現身大會召集人、民進黨雲林縣黨部主委、民進黨中執委、國大代表、行政院顧問。2014年柯文哲競選辦公室政治暨策略顧問。現任李登輝民主協會總會常務理事、台灣團結聯盟中央黨部首席顧問、蔣渭水文化基金會董事、施明德文化基金會董事、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