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泛綠「第三勢力」的戰國時代 | 全面真軍

2016.01.11

2016年不分區立委選舉競爭激烈,出現了許多號稱「第三勢力」的新興政黨,雖然這些小黨在區域立委選舉多無力與國、民兩大黨競爭,但是在不分區立委選舉則是短兵相接,企圖突破5%政黨票的門檻。

雖然這些新興政黨各自標榜第三勢力,但是仍然無法避免面對台灣選舉中最重要的統獨問題。多數政黨在統獨路線上都有清楚的主張,僅有少部分刻意淡化或不談,藉以獲取最大利益。向來也有不少人認為:政黨票的得票,可能會反應出選民細緻的統獨光譜,例如支持新黨的選民,比起支持國民黨的選民的統派色彩更強烈,而支持台聯的選民,則是比支持民進黨的選民更「獨」。

但是實際上,各政黨間的統獨光譜,是否可以明確而細緻的區分,已非無疑;而選民是否會依此決定投票對象,更是問題。以2012年宋楚瑜與親民黨的各自得票來看,就算政黨間各自有明確的統獨光譜,選民依然可能考量當選的機會、各自的喜好,或實際上實現政策主張的可能性,讓自己的一票發揮最大的效益,而無法真實的反應細緻的統獨光譜。

以泛綠的民進黨與台聯為例,投給台聯的選民,最大的特色就是不願意支持民進黨的泛綠選民,無論是不信任民進黨、抑或是希望出現制衡民進黨的泛綠政黨等因素,絕對重於台聯的統獨立場。

也就是說,政黨票反應的不只是細緻的政黨統獨光譜支持度,而是在區分統獨兩大陣營後,誰能夠忠實的扮演第二大泛綠政黨的角色的問題。所以親民黨可以在泛藍陣營中穩定的拿到一定的票數,並非親民黨比國民黨、新黨更獨,而是實力足以扮演好第二大泛藍政黨角色所致。但在泛綠陣營下,戰局則明顯混亂許多。這些無意願投給民進黨的泛綠選民,就是泛綠第三勢力等小黨最大的戰場。

台聯在2012年成為泛綠第二大政黨。但這次的選舉中,台聯與時代力量的戰爭已經逐漸白熱化。依據目前多數民調,時代力量大有可能取代台聯成為泛綠第二大黨,台聯可能會面對衝擊性的失敗。而時代力量的崛起,就是直接威脅台聯身為泛綠第二把手的地位,比起民進黨,台聯更忌憚時代力量許多。

新政治的迷思

時代力量之所以突然之間能威脅台聯的地位,並非兩者統獨立場的差異,只是因為「明星塑造」跟選民的「喜新厭舊」。

時代力量有不少的成員在318學運後,將他們所謂「大眾的成果」,同時轉換為明星魅力,已是個不錯的開局。更有意思的是,時代力量所推出的候選人多半具高度的市場取向。目前為止,時代力量尚未提出太多政策面的具體內容,更多的是透過影像、透過熱血喊話、透過萌美帥氣獲得認同。所謂的「新」政治,其實依然停留在口號階段,難以看出「新」的點在哪。不如說時代力量主打的是「潮」政治,你不用思考太多,你只要知道那些熱血的政策標題,然後感覺支持時代力量是一件很「潮」的事就好。不只是泛綠選民,甚至能吸引到非泛綠選民的支持,自然很有機會可以取代台聯成為第二大泛綠政黨。

沒有明星魅力,也沒有中間選民的台聯,雖然企圖透過建立「青年軍」、「網路支援軍」來重塑形象,也競逐市場關注,但在欠缺媒體操作的技巧,也沒搭上318順風車的狀況下,無法跟上「新(潮)」政治的腳步,目前看來成效非常有限。如此一來,雖然台聯主打不分區第一名是所謂「青年代表」,但在該代表一來實難以符合「青年」定義,二來未能抓到「新」政治中「潮」的要素,風格跟論述難以與多數青年世代產生共鳴的狀況下,自然也難以產生「青年參與政治」口號下,原本預想的正面效果。台聯因而只能往更「獨」的方向靠攏,似乎也是為另闢票源不得不的決定。

台聯面臨到的困境除了自身定位的不明之外,更困難的是做過的努力沒辦法被選民得知、認同。台聯企圖透過建立「青年軍」、「網路支援軍」來重塑形象,也競逐市場關注。但目前看來成效非常的有限,就連台聯提出不分區第一名的「青年代表」,也完全沒有發生任何效果。台聯因而只能往更「獨」的方向靠攏,也是為另闢票源不得不的決定。

民進黨往中間路線靠攏後的中空地帶成為泛綠第三勢力的新藍海,時代力量與台聯的台獨主張就在此短兵相接。「明星塑造」跟的選民「喜新厭舊」的心理因素都讓台聯看起來陷入嚴重的困境。雖然誰都沒有絕對的把握通過5%的門檻,但第三勢力最火熱的戰場,就是在時代力量與台聯的政黨票爭奪,此消彼長間不只是影響兩黨的立委席次,也可能影響國民黨與民進黨等受分配的立委席次。

結語

雖然近年來台灣主體意識、人權意識、公平意識越來越高漲,故而「比較民主化」的泛綠政黨的支持度有所提高。但台灣島內的統獨之爭短期之內應難停歇,保守勢力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隨時有復闢的可能。這次第三勢力的崛起,應有助於台灣主體意識的進一步提升。

而政黨間或許能畫出細緻的統獨光譜,但是對多數選民而言,並沒有精準辨認統獨光譜的能力與興趣,只有「統」與「獨」的區別。在統獨兩大陣營間,國民黨與民進黨以外的政黨,比的就是誰能夠扮演好第二把手的角色,一旦出現了新的挑戰者,第二把手的地位就變得岌岌可危。在網路發達、資訊爆炸的現代,小黨想要成為第二把手,標榜自己「更獨」、「最獨」的意義,並不只是尋求最極端的選民支持,而是創造出比較「潮」的風氣,告訴選民說:我就是那個最有資格成為二當家的人。

 

 

 


(全面真軍/發跡於2008年,2014年原班人馬於抗爭中重新集結並加入新血。不求聞達,甘於平淡。從街頭運動熱情而生,熱愛台灣故甘用身體衝撞體制,在警棍、盾牌及強力水柱中找到自我。只願暢所欲言,不計毀譽,務必求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