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選最末的決戰點在不分區 | 周偉航

2016.01.11

2016年大選到了最後階段,選舉焦點凝聚,多數人認為藍軍氣勢越來越弱,總統立院雙輸的可能性變高,就算投入「重口味」的招術,在選民已經「看多了」的狀況下,也不易有太大的逆轉空間。

這主要是因為國民黨長期在總統大選部份落後,不論是洪秀柱或朱立倫都缺乏爆發性的表現,在文宣戰術又犯錯太多,議題操作無法升溫,對手亦不斷追打軍宅案,因此選戰回歸長期趨勢,承繼2014年中以來對國民黨不利的格局。

而區域立委方面,「換柱」的確對國民黨的選情有正面的影響。在朱立倫掛帥出征後,投注許多心力在北部的基層,之前相對渙散的國民黨組織開始回籠,並且有效展現為選舉氣勢。咸認在「換柱」的一個月後,透過朱立倫的親力親為,至少已穩住十幾個選區的選情。


除此之外,因媒體焦點被總統大選吸引,新的立委候選人缺乏舞台,不易營造氣勢,多數選區強弱分明,仍以基本盤決戰。政論家多認為民進黨在濁水溪以南有明顯優勢,而國民黨也慢慢穩固住北部的地盤,兩主要政黨在最後應該不會投入太多資源在這方面。

因此,在本次大選中充滿變數的「不分區」立委的席次,很可能成為兩黨的最後決戰點。就目前比較可信的主要民調數據來看,各政黨在不分區立委支持度波動很大,國民黨與民進黨在25%~40%間劇烈來回,而各小黨雖未超過10%支持度,但因為抽樣誤差在3%左右,2%的政黨也很可能有獲得席次的機會,8%的政黨也仍會戒慎恐懼。

此外,這種不穩定狀況很可能也是因為選民有以下兩種困境。

首先,因為同一日可以拿到「總統」、「區域立委」、「不分區立委」三種選票,加上複雜的政黨組合,可能有棄保、分裂投票、平衡投票等不同考量,嚴重困擾選民進行賽局判斷。在政治人物提供足夠的資訊之前,選民仍拿不定主意,因此民調數字不太穩定,找不出趨勢,特別是小黨的支持度可能嚴重失真。

其次,雖然自2008年單一選區兩票制後,選民已投過兩次政黨票,但多數選民對不分區選舉的瞭解仍相當有限,可能沒意識到這張選票的存在,或是誤以相關民調是對政黨觀感的調查。

如果選民沒意識到政黨票,那就不會針對此種選票去蒐集下判斷所需的資訊,因此這就代表政治人物仍有爭取選票的空間。至少比起「總統大選」與「區域立委」來講,是更值得投資與開發的區塊。

如果資訊不足,政治人物就必須提供選民足以下判斷的關鍵資訊,也應該將這些資訊整合進大選的策略中。那各政黨最可能的不分區戰略為何?這或許可從各黨想要獲得的最大戰果來思考。

對國民黨來說,民進黨的現有支持度高於自身,為了達成過半的目標(現在看來算是高標),要盡可能減損民進黨的所得席次,並增加自身的席次。

純就不分區名單本身來比較,民進黨提名名單顯然較國民黨漂亮,硬拼將沒有優勢。因此國民黨會希望降低泛藍小黨的吸票程度,同時期待台聯、時代力量與綠社民聯盟可以多吸掉民進黨的選票。


而民進黨想要的結果正好相反,他們會期待泛藍的小黨盡可能瓜分國民黨的選票,特別是深藍的新黨、信心希望聯盟與軍公教黨,最好多吸掉一些國民黨的選票,並且同時降低綠色小黨對自身的吸票影響。

而台聯與親民黨的目標相近,首先都是希望超過5%,以穩住不分區的席次,但因為有同色系小黨在後分票,因此必須轉從兩大黨身上挖出更多選票。

而諸如新黨、綠社盟、時代力量、民國黨等目前無不分區席次的政黨,則因為新成立,或是過去得票率離5%有一段距離,因此台聯和親民黨一定「餵不飽」他們,他們當然只追求在同色系的小黨中成為第一品牌,以從大黨身上分得最多選票。

從以上各目標出發,最後幾週可能發生下述選舉現象。


第一,國民黨立委王育敏或將成為大戰中心點。

王育敏是現任立委,專長兒少福利,過去形象甚佳,但擔任不分區以來,因必須配合黨意,在本屆任期最後成為國民黨對綠軍發動批判攻勢的主要砲手,因此形象變得較為負面。

目前已有一些綠色網軍以拉下她為宣傳主軸,搭配近日的「滅頂」風潮,主打她是財團與黑心食品護航者。這種小型攻勢在最後可能被拉高為主要攻勢,因為國民黨不分區名單缺以攻擊的著力點不多,而王育敏所在的第十二名,是一個綠軍「可能達成」但「要非常努力」(拉下她至少要把國民黨得票壓低到三分之一,難度相當高)的目標,對激化選情,拉高投票率來說,是個不錯的操作點。

重點在於除了國民黨以外的各政黨,都可能一起參與攻擊王育敏。目前國民黨的基本盤應仍有40%的選票,若要壓低到能拉下王育敏的程度,不只綠軍要吸走淺藍票,還要親民黨與新黨全力出擊。特別是新黨,若能在深藍部份努力搶票,的確有機會將國民黨的可分配比例(扣除不滿5%得票的小黨後)壓到低於三分之一。 為了讓新黨能衝出選票,綠軍亦可能會和新黨對做造勢。


第二,國民黨與親新兩黨或將在特定議題上開戰。

除了攻擊特定不分區候選人,親新兩黨也必須在議題市場上與國民黨作出區隔。現在新黨候選人邱毅仍與國民黨立委併肩開記者會,一同批判民進黨候選人,但如果將來國民黨選情吃緊,新黨聲勢上升,此般榮景可能就不易見到了。攻擊王金平是新黨一直在訴求的重點,最後可能成為主軸。

而本屆大選也是攸關親民黨存亡的重要一戰,若本次仍可把宋楚瑜的支持度轉換成選票,親民黨仍可維持一定局面。因此宋楚瑜在最後關頭可能衝出一波氣勢,就算如上次大選被棄保,也可以讓選民的內疚感轉化為不分區立委的得票。說不定這也是本次宋楚瑜參選的最根本目的之一。


第三,各泛綠小黨無力與民進黨開戰,將促成分裂投票。

各小黨都獲得民進黨禮讓特定區域立委,在「拿人手短」的狀況下,不太可能直接攻擊民進黨,否則這些禮讓區的候選人就無法獲得民進黨的選票支持,也就不可能過半當選。

主打特定議題而突破5%得票的機率亦不高,如「綠黨」特色鮮明,但長期以來只有1~2%的得票,而訴求台獨的政黨這次又增加數個,彼此之間沒有太大的差異性,很可能會把重視台獨主張的選票均攤掉。


因此泛綠小黨最可行的方式,就是訴求分裂投票,請選民將總統和區域立委蓋給民進黨,但政黨票蓋給自己。但這種訴求須搭配某種重要的理由才能促使選民接受。上屆大選中,李前總統在選前之夜對下個世代的殷切期許,就讓台聯的政黨票大舉衝高。因此找到類似「量級」的分裂投票理由,會是各小黨最傷腦筋之處。

整體來看,政黨票的競爭賽局太過複雜,選民在推論上有重重障礙,因此最後一週的媒體戰將非常關鍵,各政黨的「重砲」都會放在此時打出,以製造出最強烈的印象,促使選民投給自己一票。

這代表「行政」方面的政見重要性會降低,而與「立法」相關的議題較可能成為熱點。說不定過去從未成為選舉主軸議題的「死刑」或「同性婚姻」也可能成為攻防焦點。

但我們也不能排除一個可能,而且是在台灣選舉中最常出現的一個結果:各方「機關算盡太聰明」,戰術滿天飛,得票率仍是平靜無波,沒有太大意外。這會造成什麼結果呢?

若政黨票仍依當前態勢投出,多數政論者都認為,台灣立院極有可能迎來民主化後第一個兩黨政治(只有兩個黨團)的時代。

 

 

 


(周偉航/輔仁大學哲學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