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夢的亞投行續集 │ 黃天麟

2016.01.20

一、中國夢、一帶一路、與亞太自貿區

2013年3月(中共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習近平上任國家主席,拋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9月他訪問哈薩克提「絲綢之路經濟帶」,由西安出發涵蓋哈薩克、烏茲別克、伊朗、土耳其至歐洲。10月習近平訪問印尼,提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取道麻六甲,西進孟加拉進入地中海,與上述路上絲綢之路合稱「一帶一路」,尋求印尼總統支持。面對太平洋的東線即提出了「亞太自貿區」(FTAAP)構圖,與一帶一路構成戰略雙翼。FTAAP意在吐納太平洋兩岸,消解美國以TPP的對抗姿態,雖然都以經濟為表,其整個「中國夢」所展示的已明顯是以「中華天下」自居的世界霸權偉大藍圖。

 

二、亞投行

亞投行(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AIIB)是習近平為配合「一帶一路」及「亞太自貿區」大戰略的部署,2013年10月由習近平提出。2014年10月24日中國、印度、新加坡等21國在北京正式簽署「籌建亞投行備忘錄」,旨在促進亞洲區域的基礎設施建設,資本1000億美元,總部設在中國北京。與亞投行性質、目的相近的,在亞洲已有美日主導的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ADB),成立於1966年,總資本1750億美元,總部在馬尼拉。是以亞投行之設立,明顯是中國不甘居於美日之下,另起爐灶,進而挑戰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主導所建立的世界金融體系。

由於亞投行與既有之亞行(亞洲開發銀行)有互別苗頭之嫌,中國一年之努力並未獲顯明進展,至2015年2月7日,僅27個國家表明參與創始成員國之意向。

 

三、一葉知秋

2015年3月12日,中國遊說成功,英國不顧美國之勸阻決定加入亞投行,是第一個申請加入的歐洲國家及主要西方國家。德、法、義等重量級國家紛紛加入申請。美、中的亞投行拔河賽,從此形成一面倒向中國,參加國一舉由27國增至57國。美國可以說在此亞投行一役兵敗如山倒,總統歐巴馬顏面盡失。

所謂「一葉知秋」英國的倒戈,對英國言有實質的利益(後述),美國已非可以獨霸全球的經濟強國。亞投行震撼即是告知美國,在經濟上,中國已登上可與美國並駕齊驅的地位。

四、論功行賞……高達2兆6仟多億商業合約及130架空中巴士

英國之琵琶別抱,是亞投行一役大獲全勝的功臣,中國點滴在心。事隔七個月的10月21日,習近平即啟程訪問英國,四天踏遍英國所有樞要密勿之地,下榻白金漢宮,共同發表了「面向21世紀全球全面夥伴戰略關係」聯合宣言。雙方並簽署了包括醫療、教育、旅遊、核電及高鐵項目約2兆台幣的商業合約,中國華為錦上添花,宣布出資數百萬英鎊投資英國大學國家石墨烯產業研究。中國的大方施捨,帶動了德國、法國等領袖密集訪問中國,同月29日中國總理李克強與德國總理梅克爾會談,中國下單採購空中巴士30架A3330型客機,和100架A320型飛機總值約170億歐元(台幣6120億元)作為見面禮外,還簽署13項合作協定,包括合建「中歐國際交易所」總部設在法蘭克福。中國出手之大方,除了為報答英、法、德、義的亞投行一役外,習近平也深知西進的「一帶一路」戰略仍必須在西方世界尤其在英、德先行建立灘頭堡。同時對中國而言,進行中的「中國製造2025」計畫,亦亟需西方已開發世界關鍵科技技術支援,這些都難以從美日獲得,必須在歐洲尋求突破點(註:部分關鍵技術過去是透過台商,也是11月馬習會成行的動機之一)。英、德兩國此次在習近平的交鋒中,可以說金錢魔力之下,盡棄理想的立場,包括傳統籌碼的「人權」,自我繳械之徹底,令人嘆為觀止,走上完全「重商主義,沒有原則,一心自利」的路線。習近平外交手腕之靈活闊達。似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五、中國夢向東推進

中國夢在東線亞洲所得到的遭遇則完全不同。美國是亞太地區強權,其戰略利益和中國直接碰撞,但另一方面中國習近平對「中國夢」之追求與實現,即日見積極,所拋出之「一帶一路」在三月亞投行一役大獲全勝,10月之訪英及同月德梅克爾之回訪北京,而聲勢大漲,信心大增,世界霸權的「偉大藍圖」開始向東推進。先後宣稱台灣(包括釣魚台)與南海為中國的「核心利益」,並在永署等礁填海,擴建機場,引來美國神盾驅逐艦「拉森」駛進中國南海人工建造的渚碧礁及美濟礁12海浬水域,直接否定中國對南海之主權。中國霸權的西向延伸又刺激了日本民眾,讓日本參議院於9月19日,以148對90通過了新的安保相關法案,允許日本自衛隊為協防盟國而出兵,進一步加強了日美的同盟關係,築起北自日本北海道,經琉球、台灣、南至菲律賓、越南的西太平洋防線。顯然在西太平洋的中美角力戰中,台灣逐漸成扮演雙方勝負的關鍵角色。台灣不僅地理上握有中國進入太平洋的喉嚨部位,深厚的科技產業基礎,尤其在半導體產業上佔有無比重要的地位,在亞洲中美科技爭霸戰中,已成為中美雙方爭取拉攏的目標。

 

六、中國東線的卡麥隆……馬英九

台灣若無美、日撐腰,早已是中國一省,什麼總統選舉、民主、自由都與台灣無緣。兩千多枚飛彈在對岸日夜瞄準台灣也是事實。如此處境下,台灣會堅定加入美、日同邊,應是一般的常理。但台灣偏偏出了一位本質道道地地的中國人總統,雖然他在選舉口號中說,「吃台灣米,喝台灣水,我是新台灣人」,施政時也口口聲聲我的外交政策是,「親美、友日、和中」。但隨著任期之即將屆滿,他的內心世界也逐步毫無掩飾地暴露出來。他真正的外交、內政政策是「親中、反日、疏美」,他過去七年多施政時間的分配是,50%兩岸(包括兩岸經濟統合),30%政治(包括鍘王),10%對美外交,剩下的10%才是國內經濟問題。這可以由此次馬習會向習近平邀功宣稱兩岸簽了23項協議獲得證明。對美的TIFA(貿易與投資架構協議)美牛爭議,就不知要拖到龜時鱉日,反正能拖就拖,不做決定。但,面對兩岸事務,馬英九就會如換了一個人。亞投行震撼就是一例,2013年9月的鍘王也是由兩岸服貿協議所引發。今年3月中國主導與美爭霸的亞投行一役,美國同盟國英國不顧歐巴馬反對決定加入創始國而使美國顏面盡失之時,台灣的馬英九竟然在最後申請日(3月31日),由馬英九一人決定夜奔敵營(北京)遞進申請書,毫無保留地露出「疏美親中」真面目。

七、論功行賞……馬習會,兩人緊握81秒

馬英九之暴衝及輸誠感動了習近平,習近平10月訪歐,對輸誠的西歐國家論功行賞散發銀彈回國,旋即同意延宕七年之久的馬習會。換言之,11月3日在新加坡的一場馬習會是習近平給予馬英九不惜得罪美國夜奔敵營(北京)的犒賞。對馬英九言,是他終生夢寐的殊榮,不管是香的或是臭的,總是會歷史留名。全球矚目的馬習會「世紀之握」在該日下午3點新加坡香格里拉登場,兩人握手長達81秒,後來應媒體要求兩人揮手25秒,在閃光燈和快門聲中馬英九始終露出牙齒,保持燦爛但帶有傻氣的笑容,與習近平內斂而含蓄抿著嘴微笑,成為顯明的對比。

 

八、馬習會的另一重大意義之一
「一個中國」「中台同盟」之宣示,限縮下政權「維持現狀」的政治立場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馬習會給馬英九「無上光彩」,除了是為犒賞他在亞投行一役拔刀相助外,另一目的是以長達106秒的握手與揮手之舉止,藉著台灣領導人之手,向全世界宣示「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中台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同胞兄弟,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握手的同時,就已表示兩岸已是統一的一體,即使現在還沒實質統一,起碼已是處於「中台同盟」之狀態。馬英九也不負習之期望,在「馬習會致詞全文」中刻意刪去「各自表述」,把九二共識還原至單純的「一個中國原則」。領導人在國際場合的公開談話,有一定的代表性與象徵性,這是國際政治的常識,馬竟在馬習會的致詞時呼應「一中原則」,等於同意中國設定的框架,某種意義上也改變了台海的現狀,已圖限縮下任總統對兩岸的政治立場。

 

九、馬習會的另一重大意義之二
框住下任總統(蔡英文)維持現狀的經濟路線

國人必須記住一段重要歷史,即1987年11月2日蔣經國決定開放國人赴中國探親以前,台、中之間在「三不政策」下,完全沒有經貿、人員之往來。台灣不但因此締造了經濟奇蹟,且保持亞洲四小龍龍頭地位。中國「以經促統」的對台統戰原則亦在同一時間形成。中國深信中國只要學習台灣經貿發展的模式,以中國幅員之大,必能吸引台灣的人才、資金,用以發展中國經濟,中國經濟力量越大,吸引之力道也必越強,不久就會主客易位,「中樞中國邊陲台灣」一旦形成,中國就可輕易掌握台灣的經、政命脈,達成兵不血刃的統一。


商賈之貪婪與「商人無祖國」的文化底蘊下,中國「以經促統」政略獲空前之成果,尤其,2002年阿扁政府的「積極開放」政策使中國於四年內一躍成為世界IT產業王國,奠定了中國工業科技化的基礎。馬政府的傾中、融中政策,與中國簽訂的包括ECFA、服貿等23項協議,更進一步使台灣經濟向中國中樞傾斜。如果在馬英九政府卸任的明年5月前,能完成貨貿協議、自經區條例,加上已簽署的服貿也能獲得某種程度的合法性(註:無須等待兩岸監督條例之立法,由立院逕自審查予以通過)。即國共和謀的ECFA經濟殖民統一架構協議(Economic Colonialism Framework Agreement)大架構,會在2016政權輪替之後,持續發揮「大舉買台」的效果。中國的第五縱隊必憑其龐大的資產資力入島、入戶,四年內在島內開闢數以萬計的隱蔽身處與樁腳,牢牢控制往後台灣的任何選舉(註:說不定2020年就可奪回政權完成統一)。

筆者所言絕非危言聳聽,中國早已在去年6月就公佈「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推進綱要」,「成立1200億(可增加)人民幣半導體基金」,並通過「中國製造2025」計畫,以國企為主體,積極尋找併購台灣的半導體業,目的就是要在四年之後取而代之,把台灣擠入中國經濟之邊陲。

由上述分析,我們應可了解,11月3日的馬習會,除了上述①犒賞②一個中國之宣示外,真正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透過馬習會,經北京之背書,強化服貿、貨貿在內的「終極殖民統一架構『ECFA』現狀」的不可忽逆性。

最近幾天,國共共諜密集協商貨貿,企圖以降低對我面板、石化、工具機及汽車整車等四大產業關稅,誘惑要求國會及反對黨點頭通過貿易協議,代價即是要台灣對中國放行近千項農工產品。其想以「貨貿協議」掌控台灣基層南部農民之意圖已至為明顯(註:面板、石化、工具機、汽車都是中國「2025中國製造」計畫之重點發展項目,將來絕不會留給台商任何發展之空間)

十、台灣之選擇…成美、日同盟之一環,或成為中國之一省

馬習會真正目的已如上述,就是習近平與馬英九,藉81秒之握手,以明的(基礎不穩必地動山搖)暗的(接受一中原則,即能握手言歡),向下一任總統(蔡英文)施壓,接受經濟的現狀(即包括服貿、貨貿),以實現「維持現狀」的競選諾言,不然,就是「基礎不穩天動地搖」。

至明年5月新總統上任尚有六個多月的時間,馬習會所表達的對新總統之壓力必與日俱增,新總統的毅力與睿智將決定台灣以及美國重返亞洲及美日菲同盟的將來。

新總統若屈就壓力(註:可能來自中國地動山搖之威脅,亦可能來自國內傾中財團之施壓),概括承受或只做些微修改後承受馬共所建構的ECFA架構,四年後政權將會再交替,這回,可不是藍的,而是另外一個顏色。

但若新總統堅持台灣經濟要走自己的國際化(非中國化)之路,國人必先忍受一段的天搖地動。但,之後台灣就會浴火重生,把亞投行對東方防線之危害降到最低,讓美國重返亞洲計畫不因台灣之脫隊而瓦解。亞洲的平衡與和平才能實現。

十一、美國之抉擇

美國過去對台政策,長期受泛藍駐美人員之洗腦,一直犯了「鼓勵兩岸和平交往」的錯誤認知,認定兩岸經貿往來密切有助於台海之和平。但最近已有一些改變,美國國務卿凱瑞最近的一份報告書中提「台灣已愈來愈依賴中國」的看法,美國下任總統候選人希拉蕊,亦屢次警告「對中國依賴太深,會讓你們(台灣)變得脆弱」。美國對中國「以經促統」之計謀似已有清醒,「馬習會」長達81秒的中台雙手之緊握亦已告訴美國,美國重返亞洲西太平洋防線的中央一角台灣正處在被中國經濟力量瓦解的危機中,中共早已經由服貿、貨貿等23項經濟協議赤裸裸地向台灣島內伸進了大手,圖以左右政權。

美國會袖手旁觀嗎?美國總統歐巴馬11月22日在吉隆坡東亞高峰會上發表演說時,點名台灣為亞太國家反IS(伊斯蘭國)聯盟的成員,隻字未提中國,卻提無緣與會的台灣。他為什麼要提台灣?他為什麼不提中國?歐巴馬給予世界的信息是明確的,即台灣是美國西太平洋的盟邦,它也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歐巴馬的談話不是口誤,它是對「馬習會」「中台聯盟」及「台灣、中國屬於一個中國」的直接而明確的回答。

美國對西太平洋各國之承諾還是一言九鼎。看來,中、美、台的政治角力戰即將開打,其勝敗攸關「習大大中國夢」東向擴張政策之成敗。我們可拭目以待。

 

 

 


(黃天麟/前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前總統府國策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