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齊 ─「民主必然本土」的當代踐行者 │ 基進側翼政團

2016.01.11

留學荷蘭而從事戰後台灣政治經濟研究的陳奕齊,在知識領域有兩個必然面對的課題:其一是思索「歐洲的人文社會科學如何可能」,其二是思索「歐洲的知識在台灣如何可能」。前者必須深入歐洲脈絡,參與知識的建構過程,以免學到的只是表象或術語堆疊;後者必須立足台灣的土壤,知識的引介才不會淪為粗糙的買辦。兩者的共通性在於知識的不可去脈絡,這才是歐洲與台灣有價值的遭遇。


2008年馬英九的勝選,印證了陳奕齊的憂慮:根據西方學界關於民主轉型的研究,威權離去之後,民主轉型的下一站,未必是駛向民主鞏固的幸福終點,更可能是「選舉式威權政體」(electoral authoritarianism)或「競爭式威權政體」(competitive authoritarianism)。而台灣的民主為何如此脆弱?陳奕齊認為:因為我們缺乏透由轉型正義的過程清除中國殖民威權殘餘,以進行「一切價值的價值轉換」並鞏固本土認同;也因為缺乏類似德國的民主防衛機制(wehrhafte Demokratie / streitbare Demokratie),以宣告違背憲政精神的國民黨無權參選,並為民主政治畫出一條及格線。

八年之後,國民黨下台在即,台灣迎來的,不會立即是久違的天光,而是挽救崩壞的契機。我們所面對的瘡痍,不只是馬英九八年惡治所留下的內政問題,更迫切的是過度傾中所造成的主權、民主與社會崩壞。陳奕齊融歐洲左派視野於台灣本土關懷,他認為必須透過可以鞏固台灣認同與民主價值的轉型正義,才能讓以台灣為優先的公平正義新制度成為可能——這是「本土、民主、社會公平正義」三位一體的概念。若捨此不圖,即使民進黨執政,台灣的未來仍然會陷入威權復辟與中國併吞的陰影中。


為了避免台灣被下一場的黑夜所吞噬,陳奕齊接受台聯在不分區的提名,因為國會的結構決定了哪些議題會被放入改革清單中——2016新國會的政治分工,至少要有一個政黨能代表本土獨派的價值與關懷,推動國家正常化與第二次民主改革,並對中國統戰提出「清除中國白蟻」(中國白蟻指中國透過政商等各種管道的滲透)等國安措施,以打開空間與時間讓內政可以往公平正義的方向重造。這才是務實的治理之道。

基進側翼與台聯在李前總統的見證下結盟進軍2016新國會,陳奕齊列名不分區首位候選人。李前總統在任內進行了寧靜革命,以民主化與本土化的交織為台灣開啟轉型工程。民主必然本土,脫離在地認同的普世價值會成為空中樓閣,青年世代的陳奕齊願意擔下李前總統「台灣要交給你們」的重託。

 

 

 


(基進側翼政團/今日之台灣,經濟上貧富差距加大,青年深陷窮忙景況,成家立業,只是個夢;政治上馬英九暨國民黨加速向中國輸誠,讓台灣失去應該作為國家的地位,臣服於中國統治。面對這樣的時局困境,我們這群年輕人深感憂心,決定挺身捍衛台灣地位與民主體制、扭轉經濟果實由富人寡佔的不義狀態。我們的名字,叫做【基進側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