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雲 ─政治,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 編輯部

2016.01.11


太陽花運動後的大腸花論壇,有位女教授倏地一喊「只有女人才可以喊幹拎娘!男生給我喊幹拎杯!」點出社會中的性別不平等,許多人拍手叫好,直問是誰?一樣是學運領袖,但並非太陽花,而是25年前佔領「中正廟」的野百合。

1990年3月16日,雖然已臨初春,但是台北依舊寒冷,幾千名大學生群聚靜坐,盼望暖春的到來,同時也盼望民主台灣的新生。五天後總統李登輝與53名學生代表見面,承諾召開國是會議,並於隔年廢除毀壞憲政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隨後國會全面改選,終結萬年國會,奠定台灣民主化的重要基礎。

這場驚如春雷的學生運動以「野百合」為象徵,范雲以台大學生會長的身分擔任總指揮,是耀眼的學生核心人物。隨着民主化腳步邁開,野百合世代相繼投入了政治工作。雖然權位數度招手,但范雲仍然選擇回歸學術,取得耶魯大學社會學博士學位後,在台大社會系擔任教職,卻也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投身非營利組織,長期關注台灣的民主發展跟性別問題。當中范雲不斷自問,自己適合政治工作?在政治場域能實踐理念?這些疑問,直到太陽花運動的劇烈波濤席捲台灣社會,踏上政治的疑惑,終於有了解答。

台灣民主化二十多年過去了,帶來了投票的權利,但政治與金權的快速結合,卻讓許多新舊問題更為嚴峻沉痾。從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中,范雲看見了公民社會的茁壯,公民力量不再只是政治的觀眾,而是政治的推手,但這股力量所代表的進步價值,卻沒有反映在國會裡。種種因素,讓她不再當個旁觀者,決定挺身而出組織政黨,投入選戰,也號召更多年輕世代投入政治,因為時勢不等人,自己不撩落去,未來環境也不會更好。


范雲創立社會民主黨,不同於過往統獨之分的意識形態,主打「中間偏左」。有鑑於民主化後,政策越來越向財團靠攏,對富人減稅,經濟雖然發展,但人民的收入卻持續倒退,競選主軸喊出「政治,是為了更好的生活」,強調分配正義和降低階級差距,突破新世代的困境。

過去,藍綠兩黨給過我們許多美好的承諾,但如今卻令人失望,即便青年人才有參政的抱負,也難得到平等的參政機會,這些都讓范雲更為確信,必須自己挺身而出,為了進步理念而邁進國會。此次選戰目標相當具體,除了自身的當選,就是要突破政黨票的門檻。比起追求於選票極大化,更讓范雲在意是「社會民主」能夠被大眾認同,以新形態的選舉方式與政治理念,影響台灣的政治風氣,盼望新興的政治力量崛起,能讓兩大黨內較好的政治人才取得主導權。

過去,范雲以體制外的社會運動促成台灣民主化,物換星移,她帶著更遠大的抱負成立社會民主黨,親身投入台北市大安區的立委選舉,希望通過國會選舉踏入體制,扭轉台灣民主化多年以來,與社會公平正義越發偏離的方向,如同她所說的「政治,是為了更好的生活」。

 

 

 


本刊編輯部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