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主席 張燦鍙

2017.08.09

永遠的獨盟主席,當年在美國賣了自家,保刺蔣案的黃文雄及鄭自財,二人棄保潛逃,張主席的家也沒了。他耗盡青春、散盡家產做建國運動,八十一歲了,臨老,我們的社會該給這位理想主義的知識份子應有的尊重。

永遠的獨盟主席張燦鍙,出獄了。大部分的人都叫他市長,但我一直稱他主席,因為從年輕時他就是我們這一代台灣獨立運動的精神領袖,台獨聯盟領航者。誠如當晚江蓋世所說:「當年我在鄭南榕雜誌社工作,黨外雜誌要採訪獨盟領袖是危險的,但能訪問這樣一位我們心目中勇者,就算被關也值得。」我們都很尊敬張主席,那生命情調令人動容,如果不是獨盟主席,我想這個冤獄不會發生。

是的,他當過一任台南市長,卻因議長貪婪搞鬼,而被以圖利罪判刑,沒人指控市長授意,也沒查到任何一毛錢進口袋,議長跑了,他被以合理懷疑政治圖利判刑。一晃眼兩年,出獄了,朋友們為他洗塵,看他背脊垮了、歪了,瘦了十三公斤,老得變了個人似的!但一開口,我折服:高度不變,視野也沒變,他說: 美好的仗我打過了,但我還會繼續努力,直到人生最後一刻。入監期間,妻子過世,忍著汙衊與喪妻之慟,看來要至美國妻墳前悼念亦難。誠心祝福,盼主席養好身體,平反官司得還清譽。

 

 


(朱孟庠/藝術家,前李登輝基金會副秘書長,師專美勞組、師大美術系、師大美術研究所,長期關心女性議題,尋找自我認同,喚醒女性自覺,近年來延伸觸角關心台灣生態議題。)